民生健康网 > 资讯频道 > “小麦花印记”虽浪漫,但要小心用力过猛发生骨折!

“小麦花印记”虽浪漫,但要小心用力过猛发生骨折!

发表日期:2022-09-15 16:17 | 文章来源 :未知

“我给你种了个花儿,做了个记号,你跑到哪里就都丢不掉了!”

这是电影《隐入尘烟》中的一句经典台词。这朵代表着“汹涌爱意”的“花”,承载了马有铁勇于冲破自我,寻求心灵释放的爱与相守。于是,随着电影《隐入尘烟》的逆袭,“小麦花印记”成了爱情的“代表”,随之而来的是全网花式挑战“小麦花印记”的热潮,小麦、玉米、大蒜、八角、甚至仙人球。。。。。各式的“小麦花印记”在恋人的手背上此起彼伏地绽放,但是,挑战“花印”的同时,也要警惕背后的风险哦!

爱,“刻骨铭心”!

这不,随着花式挑战的浪潮,近日,网上就出现了许多网友因为挑战这朵“小麦花”而发生骨折的报道,真的是爱的“刻骨铭心”了。那么,骨头为什么这么“不堪一击”呢?骨折后愈合情况又如何呢?

“小麦花印记”虽浪漫,但要小心用力过猛发生骨折!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骨与其他结缔组织基本相似,也由细胞、纤维和基质三种成分组成。但骨的最大特点是细胞基质具有大量的钙盐沉积,是很坚硬的组织,既构成人体骨骼支架,又提供力学支撑功能。尽管骨的强度很大,但一些外力因素如直接暴力、间接暴力、积累性劳损等均会引起骨折发生。

骨愈合的能力一般较强,通过及时治疗、休息,90%左右的骨折患者可恢复至受伤前水平,但仍存在10%左右的患者骨折愈合不良,出现骨折不愈合或延迟愈合,严重影响患者的工作生活及精神状态,给家庭造成严重负担。

骨折后的“痛”事

骨折愈合是一个复杂且有序的生理过程,不同阶段受不同细胞、分子水平的调控,在相应信号分子调控下,骨折断端逐步完成相应功能,包括细胞募集、增殖、分化,细胞外基质合成、分泌和矿化等生理过程,最终顺利愈合。

“小麦花印记”虽浪漫,但要小心用力过猛发生骨折!

骨折不愈合是骨科创伤治疗中的常见问题,临床常见治疗方法包括手术治疗和药物治疗。近年来,生长因子促进骨折修复逐渐成为研究热点,但外源性生长因子因制备困难、存在副反应等因素限制了其应用。多项体内、体外研究均已证明富血小板血浆(platelet-rich plasma,PRP)含有多种生长因子,在骨与软组织的修复中具有潜在治疗价值,可注射至骨折/骨不连部位,促进骨的愈合。

PRP促进骨折愈合的进程

研究一:一项关于PRP治疗长骨延迟愈合和骨不连的meta分析纳入了13项研究,共计459名长骨骨折延迟愈合和骨不连患者。结果显示,155名PRP联合手术治疗的患者中有146名患者(94.19%)出现骨性愈合,183名仅接受PRP注射治疗的患者中有144名患者(78.69%)出现骨性愈合。使用PRP治疗的治愈率(85.80%)明显高于未使用PRP的对照组(60.76%)。

在骨折愈合时间方面,接受PRP治疗的患者平均愈合时间为4.64个月,明显短于对照组患者的5.15个月。另外,PRP还有助于缓解患者的疼痛症状。

PRP用于骨折不愈合的方法是多样的。为了缩短治疗周期,提高愈合率,骨不连患者可联合手术进行使用,在术中或者术后注射PRP到骨折部位;骨折延迟愈合患者可单独注射PRP进行治疗。

“小麦花印记”虽浪漫,但要小心用力过猛发生骨折!

研究二:一项PRP用于胫骨骨折不愈合的随机对照研究纳入了80例患者,对照组(40例)患者接受自体髂骨植骨联合交锁髓内钉内固定术治疗,PRP组(40例)患者在对照组基础上,将2.5ml PRP注射到骨折断面缝隙内,分别于术后当天、第5天和第10天各注射一次,共计3次PRP治疗。术后6个月进行疗效评估,统计患者骨折断面愈合指标,检测治疗前后患者血清生化指标,观察治疗后的并发症发生情况。

结果显示,PRP组患者治疗后6个月的临床总体有效率(97.5%)显著高于对照组(77.5%)(P<0.05);PRP组患者骨痂形成时间、骨折线消失时间和骨折端完全愈合时间均显著短于对照组(P<0.05);PRP组患者治疗6个月后血清血管内皮生长因子(VEGF)、胰岛素样生长因子-1(IGF-1)和骨形成蛋白-2(BMP-2)含量均显著高于对照组(P<0.05)。由此说明PRP可有效改善胫骨骨折不愈合患者骨生化指标,为患者快速康复提供有利的生理基础;同时,两组总体并发症发生率无显著统计学差异,说明PRP治疗胫骨骨折不愈合不会增加并发症风险,安全性较高。

PRP作为患者自身血液产物,不存在免疫排斥反应,且生物相容性较高,其中含有的丰富生长因子,可有效激活骨髓基质细胞向骨折断面的迁移并分化为成骨细胞,从而促进骨折愈合。

“小麦花印记”虽浪漫,但要小心用力过猛发生骨折!

骨折愈合是一个多因素相互作用的复杂过程,年龄、营养、疾病、药物、烟酒等均可影响骨折愈合。临床数据表明,PRP用于骨折不愈合疗效显著,值得临床推广。最后提醒一下大家:“小麦花印记”虽浪漫,但挑战需谨慎哦,千万别一不小心成了真正的“刻骨铭心”......

参考文献:

[1]BAHNEY CS, ZONDERVAN RL, ALLISON P, et al. Cellular biology of fracture healing[J]. J Orthop Res, 2019, 37(1): 35-50.

[2]de VF, Klop C, van ST, et al. The epidemiology of mortality after ragility fracture in England and Wales. Osteoporos Int, 2016, 27(Suppl 2): 619.

[3]Zura R,Xiong Z,Einhorn T,et al.Epidemiology of fracture nonunion in 18 human bones.JAMA Surg,2016,151(11):e162775.

[4]黄俊,许易,杨威斌,等. 富血小板血浆治疗骨折不愈合19例临床观察[J]. 浙江中西医结合杂志,2015(2):182-183.

[5]Li Shang,Xing Fei,Luo Rong et al. Clinical Effectiveness of Platelet-Rich Plasma for Long-Bone Delayed Union and Nonunion: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-Analysis.[J] .Front Med (Lausanne), 2021, 8: 771252.

[6]Kimelman Bleich N,Kallai I,Lieberman JR,et al.Gene therapy approaches to regenerating bone.Adv Drug Deliv Rev,2012,64(12):1320-1330.

[7]李建胜. 自体富血小板血浆治疗胫骨骨折不愈合的临床观察[J]. 浙江创伤外科,2022,27(2):279-281.

当前页面地址:http://www.msjkw.net/zixun/348478.html

    栏目排行

    • NO.1
    • NO.2
    • NO.3
    • NO.4
    • NO.5